从武松斗杀西门庆,看人情法制
 
作者:admin   发表时间:2009-12-24 14:47:42

    

从武松斗杀西门庆,看人情法制

   

武松怒杀西门庆是家喻户晓的动人故事,数百年来倍受赞赏,它几乎成了中国忠勇刚烈有情有意的典范。近日,再温《水浒》,从一个律师的视角感受到了巨大的异样。中国古代,人情法制何其随性,长官揉搓法律的弹性空间骇人听闻。

 

武松出了趟长差,家中即发生巨变。推开家门,迎面而来竟是大哥的灵床。吃惊、悲伤、疑惑之后旋即展开一系列细致调查。先走访何九叔,获得武大系他人毒杀的关键证言、证物;再调查小郓哥,掌握西门庆、潘金莲勾搭侵害武大的事实及证人;后赴县衙状告西门庆、潘金莲等人。常规官府理应快速立案并强力组织调查,然县官因与大富商西门庆常年有染,暗通款曲,即百般刁难武二郎。说什么:“武松,你休听外人挑拨;这件事不明白,难以对理。圣人云:‘经目之事,犹恐未真;背後之言,岂能全信?’不可一时造次。”狱吏也附和:“都头,但凡人命之事,须要尸、伤、病、物、踪,五件俱全,方可推问得。”

 

堂堂都头(相当今日之公安局长)在家遇大冤时竟也告状无门。长寿湖易大德老人告状无门的境况,几百年前竞发生在这个“公安局长”身上。

 

一个县官因与西门庆关系深厚,常年受其钱贿,竟轻易挡下武都头的惊天冤案。古代中国,人情法制何其严重,由此可窥其一。

 

忠勇刚烈的武二郎决不会屈服于县太爷的人情法制,自有一套报仇雪恨的办法。先请来四方高邻见证,再逼问潘金莲和贼王婆,掌握她们谋害武大的事实口供,旋即对潘金莲“脑揪倒来,脚踏胳膊,扯开胸脯衣裳。说时迟,那时快,把尖刀去胸前只一剜,口里衔着刀,双手去挖开胸脯,抠出心肝五脏,供养在灵前;胳察一刀便割下那妇人头来,血流满地。”

 

紧接着, 武松即左手提淫妇人头,右手握尖刀追寻西门庆。至现场,“挑开帘子,钻将入来,把那妇人头望西门庆脸上掼将来。… …,西门庆见来得凶,便把手虚指一指,早飞起右脚来。武松只顾奔入去,见他脚起,略闪一闪,恰好那一脚正踢中武松右手,那口刀踢将起来,直落下街心里去了。西门庆见踢去了刀,心里便不怕他,右手虚照一照,左手一拳,照着武松心窝里打来;却被武松略躲个过,就势里从胁下钻入来,左手带住头,连肩胛只一提,右手早揪住西门庆左脚,叫声‘下去’,只见头在下,脚在上,倒撞落在街心里去了,跌得‘个发昏章第十一’!街上两边人都吃了一惊。武松伸手下凳子边提了淫妇的头,也钻出窗子外,涌身望下只一跳,跳在当街上;先抢了那口刀在手里,看这西门庆已跌得半死,直挺挺在地下,只把眼来动。武松按住,只一刀,割下西门庆的头来;把两颗头相结在一处,提在手里;把着那口刀,一直奔回紫石街来。”

 

武二郎,手刃西潘二人的经过,确实痛快淋漓,浩气酣畅,千百年来传为佳话。然从法律角度,武松私动刑罚,连伤两命,手段极端残忍,罪行严重。用今日话可谓“罪大恶极”,判死刑当是必然。武二郎本人亦报必死之心,气昂昂走向县衙。然此后案件判定确出现戏剧性变化。

 

一者西门庆已死,老关系成了死帐;二者念武松是个义气烈汉,又想他刚刚上京帮自己办成大事,一心要周全他;县官便将人们招状从新改作‘武松因祭献亡兄武大,有嫂不容祭祀,因而相争,妇人将灵床推倒;救护亡兄神主,与嫂斗殴,一时杀死。次後西门庆因与本妇通奸,前来强护,因而斗殴;互相不伏,扭打至狮子桥边,以致斗杀身死。’

 

最后判武二郎一个“脊仗四十,刺配二千里外”,竟然和误入白虎堂的林冲(脊杖二十,刺配远恶军州)及义杀地痞流氓的杨志(脊杖二十,刺配大名府)的处罚差不多,只判一个有期徒刑。

 

好一个县官,武松的极端恶性杀人案,经他之手,竟变成了“斗杀”。无论案件性质还是犯罪情节都顿时大轻。古代中国,人情法制何其严重,由此可窥其二。

 

另一个可恨可悲角色贼王婆的判决更能说明人情法治的严重。在毒杀武大案中,王婆的作用从《水浒》相应章回题目可知全貌,一者为“王婆贪贿说风情”,二者为“王婆计啜西门庆,淫妇药鸠武大郎”。顶着天,王婆不过和潘金莲、西门庆系共同杀害武大的同案犯,但王婆的罪孽低于其他两人,罪不至死。但县州官员痛恨王婆,笔下生花,加重其罪,最后竟落得一“剐”刑。

 

区区《水浒》一个高峰,折射出当时中国法治随性何其大,判官一人之情感即可极大影响犯事人的生死和处罚。(春晓)

 

 

 

碳氮共渗 氮化 渗氮 热处理 离心泵 磁力泵 隔膜泵 螺杆泵 电子白板 琉璃 油缸 液压缸 工作服 中央空调维修 空调维修 安装卫星 安装卫星 二手装载机 二手吊车 激光雕刻机 二手装载机 二手叉车 二手吊车 二手压路机 上海公司注册 注册上海公司 上海代理注册公司 上海外资公司注册 香港公司注册 保安公司 上海保安公司 细胞培养 Elisa试剂盒 原代细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