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刑犯”的父母长跪不起
 
作者:admin   发表时间:2009-12-27 18:00:33

    

死刑犯”的父母长跪不起

 

通过网络,远在外省阿金的哥哥找到了我们,说阿金在重庆犯了案,月底就要开庭审判。很快,他们与我办妥了委托手续。律师旋即展开工作,很快了解了案件全貌。

 

阿金出生在湖北一个偏僻的农村,初中没毕业就下学了,在农村呆了几年,终于找到机会进入军营这个大学校。当兵三年颇为努力,当上了班长,练就一身好武艺,擒拿格斗样样精通,领导和战友都说他很不错。转业回乡后,东拼西借买了部货车,期望勤劳致富。不久,倒霉的阿金就出车祸,撞死了人;车子赔进去不说,还背了一屁股烂账。走投无路,阿金进城打工。

 

繁华的城市对阿金似乎并不宽大,工作难找,收入微薄,想消化巨额烂账更难于上青天。城市与乡村、城里人与农民极大的反差,痛苦的境遇时时折磨着这个昔日军营里的硬汉。

 

偶然的机会,阿金认识了混迹渝州的同乡,知道他们通过溜门撬锁“来的挺快”。但这些家伙,身材矮小,体力单薄,他们急需有阿金这样的武林高手“掩护”。于是,“程咬金”就加盟了“尤俊达”,大树林就成了他们的阵地。

 

倒霉的阿金,第一次参加“业务”,就惊醒了房东。同伙划开房门,刚一进卧室,房东的儿子、媳妇就被惊醒,儿子摸出防身匕首,打开电灯,来个瓮中捉鳖。原本门外放风的阿金听到吵声可以立即逃身,牺牲身材矮弱的同伙束手就擒。结果,“讲义气”的阿金也冲进房内,解救同伙。

 

贼娃子还真大胆,义气方刚的房东儿子,挥手一刀刺中阿金右脸颊,阿金顿时血流如注;当第二刀挥来时,熟谙擒拿格斗的阿金就夺过了匕首,控制了年轻人。休庭时,女房东告诉我,她“满感谢”阿金的,当时他并没有继续伤害她们母子,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根据刑法规定,盗窃过程中,为了抗拒抓捕而使用暴力,按抢劫罪论处。就这样,阿金他们这次已犯下严重的抢劫罪。警方查明,类似情况还有两次,在他们得手要走时,被发现了,为了阻止抓捕,阿金他们又动了手。

 

第一次作案,阿金这个高手,竟被刺中一刀,还差一点被擒。于是,同伙就找来一根铁水管,武装阿金。

 

最倒霉的是,某深夜与同伙刚潜入一小区,阿金就被发现了。保安随便盘问了一句,如是经验丰富的老贼,应付两句离开就完了。倒霉的阿金,一经盘问,就心慌意乱,竞出手打了保安两棒。

 

他说本想把保安打倒,顺势跑掉。结果,一棒正中头部,致保安不治身亡。就这样,他们又犯下了人命案。

 

警方查明,阿金与同伙入室盗窃八次,未遂一次,(盗窃转化为)抢劫三次,致保安死亡一次;并认定他们犯下盗窃罪、抢劫罪、故意伤害(致死)罪。

 

移送检察机关提起公诉后,公诉人以阿金等人犯盗窃罪、抢劫罪向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归案后,阿金除坦白交待自己的罪行外,积极检举同伙,协助警方抓捕同案犯。警方认为,阿金构成立功。

 

不懂法律的父母糊涂的梦想着坐几年牢,阿金就可回家了。律师当即指明阿金极可能被判死刑。并指出,公诉人少指控阿金一个罪,实际上加重了阿金‘死’的机会。

 

我国刑法推行数罪并罚准则,有高一级别的处罚,则不执行低级别的处罚。阿金犯几个罪,如一个罪被判死刑或无期徒刑,其他罪被判有期徒刑,后者无论累计是多少年,统统不执行,只执行死刑或无期徒刑。阿金致死保安这次,想在无期徒刑以下处罚,可能性不大。

 

律师进一步告诉阿金父母,如将他们三次抢劫与打死保安合并判罪处罚,阿金活命的机会少多了;如照警方那样,分别认定为故意伤害罪和抢劫罪,分开量刑,活命机会将大增。

 

阿金和哥哥是父母仅有的两个儿子,如不犯事,在农村孩子中,无论身板还是智商他都是上乘的;是已经年逾花甲的父母的全部未来和希望。

 

开庭时,我看到了受害方的家人,她们提出了50万的赔偿要求。看着死者白发苍苍的老母亲和痛苦不堪的妻子,作为阿金的辩护律师,内心也深责阿金:“阿金哪!阿金!你小子为什么要这样干!”

 

据介绍死者家属非常困难。妻子下岗,丈夫生前靠当小区保安赚钱贴补家用,孩子还在上学,年迈的母亲已是八十高龄。

 

休庭后,法官积极协调双方进行民事赔偿。其他几个被告(均为农民)的家属不同程度表现难色,阿金父母表示无论如何也要尽最大努力赔偿死者。

 

事后,辩护律师积极与受害方代理律师协调,初步达成阿金父母一次性赔偿10万元,受害家属一定程度谅解阿金,给他一个重新做人的机会。

 

阿金父母动员了所有的亲朋好友,亲朋好友多数也觉得阿金本质不坏,都愿意尽力出手相助。庭审后的第三天,10万元凑足了。

 

当阿金父母与死者方代理律师一起到法院交钱时,法官拒收了。另一个被告家属只凑齐2万元,法官暂收了。

 

我告诉阿金父母,这说明法院极可能要判阿金死刑啦。因为阿金个人无力赔偿,由父母代为赔偿;只有法院在不判死刑时,才有代赔的必要;否则,就没必要接受他们的赔款。

 

阿金父母顿如五雷轰顶,齐刷刷跪在律师面前,拜托律师救命!

 

 

 

 

碳氮共渗 氮化 渗氮 热处理 离心泵 磁力泵 隔膜泵 螺杆泵 电子白板 琉璃 油缸 液压缸 工作服 中央空调维修 空调维修 安装卫星 安装卫星 二手装载机 二手吊车 激光雕刻机 二手装载机 二手叉车 二手吊车 二手压路机 上海公司注册 注册上海公司 上海代理注册公司 上海外资公司注册 香港公司注册 保安公司 上海保安公司 细胞培养 Elisa试剂盒 原代细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