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长败元老律师张思之
 
作者:admin   发表时间:2010-09-25 12:30:41

    

---张思之说:“如果你能从我败诉案子的辩护词里讲出一件事、一句话是我讲错了,我都认输。”

 

张思之,生于河南郑州,1947年考入朝阳大学法律系。1949年2月,参加接管北平地方法院。1950年7月,在中国人民大学以全优成绩修完“莫斯科大学法律系主要课程”。1956年,受命组建北京市第三法律顾问处。一年后被划为北京律师界第一个右派分子,开始了长达15年的劳改生涯。1972年结束劳改,入北京市垂杨柳二中教书。

 

1979年7月,张思之重返律师界,随即出任“江青四人帮两案”辩护小组负责人(其后江青要求自辩,拒绝律师代为辩护)。1980年,出任北京市律师协会副会长,主管业务,同时兼任北京市法律顾问处主任。1988年,创办《中国律师》杂志。

 

此后,张思之代理过多起政治刑事案件被告的辩护,他自称“我所接触的政治性比较强的案子,我是没有赢过”,但有人称他为中国律师界的良心,他的主要著作有《我的辩词与梦想》。

张思之律师代理的重大案件有:

1981年李作鹏“林彪反革命集团案”;

1988年大兴安岭大火庄学义“玩忽职守案”;

1991年王军涛“颠覆、煽动案”;

1992年鲍彤“泄露国家机密、反革命宣传案”;

1994年高瑜“泄露国家机密案”;

1995年“《民主与法制》记者董服民被诉侵权案”;

1995年魏京生“阴谋颠覆政府案”;

2003年郑恩宠律师“泄密案”;

2004年代理“黎元江案”。

 

1980年11月张思之被指定为江青反革命集团特别审判案件中的辩护律师。但江青对张的态度和能力颇有微词,而且拒不接受“叶、邓派来的律师”。因此,张思之转而出任林彪反革命集团案李作鹏的辩护人。

 

张思之由此名声大噪,而他为异端辩护的职业律师生涯也就此拉开了序幕。面对多位被告人的诚挚委托,他从未表示过拒绝,一度被称作此类案件“专业户”。

 

尽管张思之在律师界很有声望,但他办理的案件没有一件胜诉,唯一一件一审胜诉后还被检察院抗诉,最终依然难逃失败的命运,以致“屡战屡败”成了张思之律师执业生涯的一道标签。

 

虽然“屡战屡败”,但张思之说,“如果你能从我败诉案子的辩护词里讲出一件事、一句话是我讲错了,我都认输。”这是他说过的最狂妄的一句话。

 

张思之的良心与见识,可以从庄学义案上得到印证。1987年5月6日,大兴安岭发生特大火灾,导致5万同胞流离失所,193人葬身火海,五万余军民历时25个昼夜才将其扑灭。大火也致使图强县林业局局长庄学义被以“玩忽职守罪”提起公诉。但事实上,庄学义并未曾玩忽职守,反倒是做到了恪尽职守,为尽可能减少损失已经竭力。

 

张思之是庄的辩护律师。他为庄的蒙冤而愤怒,发表辩护意见时,张思之直陈:我们对案件的判决,要经得起历史的考验,但我发现有的同志,在庄案上决心沿着明知是错误的小道走到底。

 

但庄学义还是输了,被判刑三年。戏剧性的是,17年后,他被宣告无罪。

 

2000年,《我的辩词与梦想》一书出版,这本汇集张思之近20年来就所代理案件写作的辩护词的专著,被北京汉语研究所重视,张思之因此获得“当代汉语贡献奖”。颁奖词说,“张思之先生的存在,表明了通往自由的旅途中,不仅要做叛徒的吊客,还要做异端的辩护。”同时赞扬他“以哲人的智慧、诗人的激情、法学家的素养、政治家的立场”,写出了“黄金般的辩词”,“丰富和改变了汉语的精神与内涵。”

 

 

 

 

碳氮共渗 氮化 渗氮 热处理 离心泵 磁力泵 隔膜泵 螺杆泵 电子白板 琉璃 油缸 液压缸 工作服 中央空调维修 空调维修 安装卫星 安装卫星 二手装载机 二手吊车 激光雕刻机 二手装载机 二手叉车 二手吊车 二手压路机 上海公司注册 注册上海公司 上海代理注册公司 上海外资公司注册 香港公司注册 保安公司 上海保安公司 细胞培养 Elisa试剂盒 原代细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