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公正与刑事辩护最高境界
――参与开县"12.23"井喷事故案刑事辩护后的思考
作者:重庆法缘律师事务所 赵春晓   发表时间:2008-09-09 15:28:04

    

2004年9月底,开县“12·23’’井喷事故案的被告人肖先素与其家人,来到重庆法缘律师事务所,送上了一面锦旗,上面写着“智者能思,运筹帷幄,决胜千里;敏者善辩,口若悬河,字字珠玑。”看着锦旗,细细品味锦旗上的文字,作为肖先素的辩护律师,我百感交集。在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后,在开县“12·23’’井喷事故案的6位被告中,肖先素是唯一一位对一审判决表示满意且未提起上诉的被告人,从这个意义上说,这次刑事辩护是成功的。然而,参与整个审判过程后,作为辩护律师,我不能不对审判工作存在的一些瑕疵提出异议,司法部门在这个案件中的办案思路值得反思。 


                      
开县井喷震惊全国


    2003年12月23日,是一个给全国人民留下沉痛记忆的日子。这一天由四川石油管理局川东钻探公司承钻的位于重庆开县境内的罗家16H井,在起钻过程中发生天然气井喷失控,从井内喷出的大量含有高浓度硫化氢的天然气四处扩散,造成243人死亡,2142人住院治疗,6.5万人紧急疏散,直接经济损失达6432.31万元。这是我国石油行业类似事故中伤亡人数最多的一次。 
    
    事故发生后,国务院事故调查组迅速赶赴现场,将其确定为特大责任事故。2004年1月2日,重庆市公安机关成立专案组,对此案进行立案侦查。专案组根据国务院专家组提出的认定意见和解释,围绕产生溢流到井喷、导致井喷失控以及造成重大损失等3个方面的直接原因,对全案进行了分析研究,并对事发当日当班的井队工人、钻采院工作人员、录井队工作人员和与此相关的各单位管理人员进行了调查访问,定时、定人、定位,摸清了每个岗位的职责和实施的行为,全面搜集和固定相关证据。 
    
    2004年1月10日,重庆警方将涉嫌重大责任事故罪的四川石油管理局钻采工艺研究院定向井服务中心原工程师王建东、四川石油管理局川东钻井公司钻井二公司12队原技术员宋涛、四川石油管理局川东钻探公司钻井12队原副司钻向一明等3人逮捕。1月15日,又依据相关法律对负有直接责任的四川石油管理局川东石油钻探公司原副经理、总工程师、公司应急指挥中心主任吴华、四川石油管理局川东钻探公司钻井二公司钻井12队原队长吴斌、原录井工肖先素等3名犯罪嫌疑人执行逮捕。 

    2004年7月14日,重庆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依法以涉嫌重大责任事故罪,对事故负有直接责任的6名犯罪嫌疑人提起公诉。 

无罪辩护,还是有罪从轻?



    2004年1月18日,肖先素被逮捕后,她的丈夫找到了重庆法缘律师事务所。他和肖先素是井队的同事,深知肖先素是个老实本分的女性,在单位又是最基层的工作人员。“她被抓,我实在无法理。赵律师,你一定要为我们做主呀!”在律师事务所,肖先素的丈夫拉住我的手,带着哭腔地乞求着。于是,重庆法缘律师事务所决定指派我与方麟律师为肖先素辩护。 

    接受委托后,我们细致查阅了相关案件资料,进行了大量的调查核实工作,并认真分析司法机关的法律意见。我们发现,必须在辩护思路上作出一个痛苦的抉择:是进行无罪辩护,还是争取有罪从轻。 

    公诉人指控肖先素的主要犯罪事实是:当连续起出9柱钻杆未灌满钻井液时,她未能及时发现,发现了也未立即报告当班司钻,其违章行为涉嫌重大责任事故罪。公诉人的这一指控是根据国务院事故调查组的事故调查报告,这份报告认为,发生溢流、井喷的原因,除自然因素和客观条件外,起钻前泥浆循环时间不够,违规灌浆,钻井台岗位设置不当不能及时发现溢流、井涌的先兆是主要的人为原因。我们经过调查发现,罗家16H井是我国陆上开采的为数极少的灰岩气芷水平井。是一口高产量、高风险的气井,一开始即被列为国家重点工程科研项目,其开采难度可想而知,钻采人员很难事先预测钻遇比较发达的储气层后的情况。同时,我们也注意到,井涌1.1立方米后即发生井喷极不正常。此外,井喷事故发生前的18个半小时内,泥浆灌注始终不顺,大量灌注的泥浆外泄,录井室无法监测,这种不正常现象虽向领导和技术人员反映始终无人重视。这些疑点和问题,对分清各类违章因素在井涌、井喷中的责任大小有重要意义。然而,专家组《鉴定报告》、  《技术报告》没有提及以上重大问题,这对肖先素不利。 

    正是因为这些,  肖先素的家人意见很大,要求进行无罪辩护,认为肖先素在录并时的疏漏,根本不足以引发井喷,不应对井喷造成的严重后果负刑事责任。但是,经过冷静思考后,我们发现,如果进行无罪辩护,首先要推翻国务院专家组的鉴定结论,从律师掌握的证据和专家资源来看,并考虑我国办理刑事案件的现实,这样做的成功率极低。长期的刑事辩护经验让我形成了这样的理念:  “维护当事人的生命和自由,是刑事辩护追求的最高境界。”“最大限度为当事人争取实实在在的权益是刑事辩护的重要宗旨。”既然进行无罪辩护的成功率不高,为肖先素争取有罪从轻就更具有现实意义,更有利于为她争取最佳的判决结果。形成这样的认识后,我们两位律师先后4次到万州区看守所会见肖先素,与她进行沟通,并于2004年7月13日最后确定辩护思路。 

    2004年7月14日至16日,举世瞩目的开县“12·23’’井喷重大责任事故案在重庆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在法庭辩论中,我们提出:公诉机关指控肖先素存在一定的违章行为,涉嫌重大责任事故罪有一定的道理,但肖先素违章具有诸多特殊情况,与井喷造成的严重后果之间不存在直接因果关系,犯罪情节轻微。就此,我们进一步提出: 

    (1)肖先素的实际违章事实比《起诉书》指控的,违章行为情节较轻。 

    (2)“12·23’’井喷特大事故是特定条件下、特定单位内,由小到大一步步演化而成的重特大事故;肖先素的违章行为与严重后果不存在法律上的直接因果关系,对严重后果的作用力极为微弱。 
    
    (3)发生“12·23’’井涌、井喷初期事故原因众多,是明显的多因一果,责任分散,肖先素的违章行为是导致井涌的一个极小因素。 

    (4)罗家16H井情况特殊,管理班子乱、能力不强,不重视规章制度,没有形成正常行使相互监督制约的工作氛围,肖先素的违章有相当的客观性。 

    我们在辩护词的最后一节写到:“肖先素是本案各当事人中酌定从轻情节最多的一个当事人……鉴于以上情况,辩护律师建议合议庭对于时表现好,受到单位领导和同事的一致好评的肖先素从轻处罚,并适用缓刑。” 

    2004年9月4日,重庆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对“12·23’’开县井喷特大事故案进行一审宣判,六名被告人均犯重大责任事故罪被判刑。获刑最轻的是原四川石油管理局川东钻探公司地质服务公司录井四小队录井工肖先素,被判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这一判决结果证明了我们当初选择的正确性。 



成功辩护背后的忧思



    为肖先素争取有罪从轻,达到了最佳的刑事辩护结果,使得肖先素免去了牢狱之灾,也保住了她来之不易的工作,可以说是一次成功的刑事辩护。但是,不容否认的是,这是刑事辩护律师对司法现实的一种妥协。下面我就此谈谈自己的一些浅陋的看法。 

    首先,不论是公安机关侦查还是检察机关起诉、法院审理,均以国务院的专家鉴定报告为准,仅涉及了报告提及的内容,报告没有提及的基本没有进一步调查。特别是在审查起诉和庭审过程中,辩方已举示可信事实说明报告存在重大漏洞的情况下,司法机关仍然唯国务院专家报告是从。部分辩护律师无奈地感叹:专家报告成了钦定的预判决。这显然与司法公正和司法独立的准则相背离。事实上,司法机关的做法相当于先确定一个定论,然后再根据定论追究责任人的责任,这种办案程序是不可取的。平心而论,“12·23”井喷事故案确实存在一定程度的人为因素,确有一部分人员应对事故承担责任。涉案当事人,特别是辩护律师多具相当层次,对一个令人信服的审判会自主接受。然井喷案的庭审没有解开人们心目中的所有疑虑,部分疑虑甚至是定案的重要因素。 

    其次,庭审中应该要求证人出庭作证,鉴定人出庭参加质证。在庭审过程中证人出庭作证,一直是诉讼法学界关心的一个热点问题,也是我国长期以来司法实践中没有解决的问题。证人、鉴定人不出庭,不仅有悖于实体公正,也有悖于程序公正,必然会损害当事人的诉讼权利。本案专家的鉴定报告是定案的重要证据,辩方对鉴定报告提出了大量合理的质疑,并明确提出鉴定人应该出庭质证。开县井喷重大责任事故案庭审,在全国具有重要影响,此时多数证人,特别是鉴定人仍未出庭,是这次庭审的一个遗憾。如果鉴定人出庭接受控辩双方的质询,全面阐述其结论的科学性,或发现问题后进行补充鉴定,则井喷案的庭审效果将会更好。 

    再次,公诉机关提起诉讼后没有及时向辩方交换证据,没有为辩方留下足够的提取反证的时间,且庭审过程中控方连篇累牍大量证据一次性出示,不便于控辩双方质证。庭审连续作战,虽意在提高效率,但不便于一切问题(至少主要问题)决于庭上,留下大量“待合议庭评议后再作认定”的悬而未决的问题,以至判决书中也说理不够。这些问题是我国刑事诉讼一些顽疾在本次诉讼中的再次体现。 

    再次,审判工作应该查明重要的因果关系。在庭审过程中,最重要的是要查明犯罪行为与损害后果之间的因果关系。比如,公诉人认为,吴华有一个重要的犯罪事实就是没有及时果断地做出点火决定,致使事故扩大和恶化。就事后看,点火是保护人民生命安全、减小损失的最有效的办法,这是因为后来采取了点火措施,且被证明是有效的。但自然科学十分复杂,不容人去想当然地认定,不能认为事后的措施有效就理所当然地推出当时没有采取这种措施就应当承担责任。 

    最后,井喷事故和造成的重大损失,是由一连串的不服从管理和违规操作造成的,任何一个环节把好关都不会出现这么严重的后果,所以它其实是一个连环责任,在这里每个环节的当事人都有一定的责任,他所承担的责任与其违章行为、岗位职责是相关联的,虽不能定量的确定各当事人的责任大小,定性划分是可以的。 

    综上所述,作为参与开县“12·23”井喷重大责任事故案的辩护律师,也认为为肖先素辩护的结果比较理想。但是,此案办理过程中凸现出的目前我国存在的一些司法漏洞也不容忽视,这需要整个司法界包括我们律师界去努力改进。



(本文发表于《重庆律师》。《律师与法制》、神州律师网同期转载)

 

 

碳氮共渗 氮化 渗氮 热处理 离心泵 磁力泵 隔膜泵 螺杆泵 电子白板 琉璃 油缸 液压缸 工作服 中央空调维修 空调维修 安装卫星 安装卫星 二手装载机 二手吊车 激光雕刻机 二手装载机 二手叉车 二手吊车 二手压路机 上海公司注册 注册上海公司 上海代理注册公司 上海外资公司注册 香港公司注册 保安公司 上海保安公司 细胞培养 Elisa试剂盒 原代细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