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权收买请求权及其相关的几个问题
——兼评《公司法》第75条
作者:重庆法缘律师事务所 秦齐顺   发表时间:2008-09-09 15:32:08

    

如何保护中小股东的合法权益不受大股东或者控股股东的影响和损害,是市场经济健康发展、构建和谐社会在《公司法》领域的一项重要内容,我国新公司法对此进行了一系列的努力和探索。《公司法》第75条规定的反对股东股权收买请求权制度,为中小股东退出公司铺设了通道。

    反对股东,指在股东会决议时对所议事项持反对意见,但又不影响该决议按章程约定被通过的中小股东,绝对大股东或者控股股东一般是不可能成为此种意义上的反对股东的。股权收买请求权是指股东会议作出严重影响反对股东利害关系的决议(如《公司法》第75条所规定的三种情况)时,反对股东要求公司按合理的价格收购其股权的一种请求权。反对股东的股权收买请求权制度起源于美国,后被许多国家和地区的立法所效仿。我国1993年的《公司法》没有规定这一制度,但中国证监会分别在1994年和1997年所颁布的《到境外上市公司章程必备条款》和《上市公司章程指引》两个文件中,对这一制度有所涉及,但仅部分地适用于上市公司。对一般的中小股东,尤其是合法权益最易受大股东损害的有限责任公司的中小股东而言,现行《公司法》第75条对这一制度的确立无疑是一大福音。

    有限责任公司是资合和人合相结合的产物,从一般或传统意义上讲,有限责任公司的中小股东需听命或受制于与自己有“人合”基础的大股东,但大股东不是任何时候都能照顾到中小股东的权益而行事,甚至大股东恶意侵害中小股东利益的情形,也是时常发生的。此时的中小股东对抗大股东的手段不多,往往由于法律规定的缺陷而使自己处于救济无门的境地,只能选择留守在公司内部,消极或积极地“窝里斗”。分手、退出,很多中小股东在自己权益受到大股东侵害或者影响时都会有的想法,但如何退出,在新《公司法》未出台之前确实困难,只有无奈地妥协,接受苛刻不公平的条件。

    当然,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要退出或离开公司,也可以通过股权转让方式来实现,但现实社会中,有时股权转让受各种因素影响而不能完成。尽管《公司法》第75条对反对股东行使股权收买请求权设定了严格的条件,但仍然不失为一大制度的创新与突破,有条件地开辟了反对股东退出公司的新通道。

    《公司法》第75条确立了有限责任公司中反对股东的股权收买请求权,但这种权利的行使仍然有一些问题值得我们关注和分析:

    其一、“合理价格”的确定。

    股权的价格不等于出资,股东的出资进入公司资本后,经过运营,或盈利,或亏损,其价格更多是体现出经营的结果。反对股东提出股权收买请求权时,其合理价格可以通过与公司协商,在相互理解和宽容的基础上达成共识,这种协商的价格体现了双方意思自治,所以协商价格的合理性不言而喻。但多数情况下,由于反对股东不能与作为购买方的公司达成一致同意的“合理价格”,这时就有必要采用“评估价格”来达到“合理价格”的要求,买卖双方可以委托有资质的评估机构就公司的净资产作出科学的评估,然后再根据反对股东所持股权比例来确定股权的价格。当然,如果反对股东股权收买请求权的行使是通过诉讼来进行的,人民法院可以通过司法评估来确定股权的价格。

    通过评估的方式来确定股权的价格,其中最重要的是如何确定评估的基准日,大多数情况下,股权价格是随时波动的,有时短时间内就可能因为公司的经营、决策等原因而产生大的差异,所以在评估反对股东所持股权的价格时,以什么时间作为基准日十分重要。《公司法》第75条对此没有明确具体规定,但却有几个时间概念,如股东会决议之日,反对股东可以在股东会决议通过之日起60日内与公司进行协商,协商不成,可以在股东会决议通过之日的90日内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那么股权价格评估的基准日选在什么时间最公平、合理呢?笔者认为以反对股东提出股权收买请求之日为基准日最为恰当,理由有二:一是反对股东应当对自己提出收买请求权之日前的公司的经营结果承担责任;二是反对股东提出收买请求权之日以后的公司经营结果,如果该请求权得以确认并行使,反对股东就无需承担。实践中肯定会大量存在这样的情况,反对股东提出股权收买请求后,或协商、或诉讼,最后得以确认的时间往往会不能准确预期,在此期间,反对股东对公司的经营无法过问,客观上也与其他留守股东(相对于提出股权购买请求权的股东)失去“人合”,对公司在此期间的经营盈亏无义务、无权利去承担。

    在此,笔者还建议在通过诉讼处理反对股东股权收买请求之诉时,人民法院还可以应反对股东之请求责令公司提供相应担保,以保证反对股东的股权价格在胜诉后得以实现,以防止公司或留守股东在反对股东提出股权收买请求后恶意转移财产或经营管理不善导致反对股东权利最终受损。

    其二、股权收买请求权实现后公司存续和重组问题

    反对股东通过行使股权收买请求权退出公司后,公司的注册资本或股本金就会相应减少、股东人数也会相应减少,这就必然会出现以下几种情况:留守股东人数可能只有一人,这时公司由普通有限责任公司变成一人有限责任公司,就必须按一人有限责任公司进行重新或变更登记;反对股东退出后,留守股东要么增加投资,补填缺口,否则公司实际上减少了注册资本,就必须按减资程序进行变更登记;反对股东退出后,留守股东又不愿增加出资,同时公司的注册资本又达不到法定的最低额度时,公司便不能续存,应该进行清算并解散。

    反对股东行使股权收买请求权将导致公司不能续存时,笔者认为留守股东可以选择公司直接进入清算和解散程序,以此中止反对股东的股权收买请求权的行使,这样既可以节约资源,也可以公平的保护不同意见的股东的利益。
反对股东通过股权购买请求权的行使退出公司后,如果公司注册资本不按程序作减资的变更登记、或者公司注册资本达不到法定最低额度且留守股东又不愿意解散公司时,留守股东就有义务增加出资,以补填反对股东退出公司后留下的注册资本缺口。留守股东对此可以协商各自增资的份额,若协商不成,就应该各自按照原有的出资比例进行补增。

    其三、公司章程对股权转让的特殊限制能否对抗反对股东股权购买请求权的行使。

    笔者认为,从某种意义上讲,反对股东通过行使股权购买请求权退出公司,实际上也是一种特殊的股权转让。《公司法》对股权的转让作了原则的规定,同时又赋予公司章程可以对股权转让作具体约定。现实案例中,确实有不少的有限公司的章程中对股权的转让作了禁止或限制的特殊约定,那么出现《公司法》75条所规定的情形时,公司或留守股东可否以公司章程的特殊约定对抗反对股东股权购买请求权的行使呢?笔者的答案是否定的。尽管章程是公司的“宪章”,对各股东而言均有约束力,但《公司法》第75条的规定,从形式和内容以及立法者的原意来分析,应是属于强制性规定的范畴,公司章程是一个高度意思自治的文件,一般应予遵从,但其中的约定不能违背法律的强制性规定,否则应为无效。所以《公司法》第75条规定的三种情形的出现,反对股东提出股权收买请求权不受公司章程关于股权转让特殊约定的限制。

    《公司法》第75条规定了反对股东行使股权收买请求权的三种前提情况,但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也可以根据自身需要在该法所涉及的三种情况外在公司章程中自由约定股权收买请求权的其他情形,只要章程的该项约定或规定不违背法律的强制性规定即可。

(本文系全国律师协会某公司法律研讨会论文)

 

碳氮共渗 氮化 渗氮 热处理 离心泵 磁力泵 隔膜泵 螺杆泵 电子白板 琉璃 油缸 液压缸 工作服 中央空调维修 空调维修 安装卫星 安装卫星 二手装载机 二手吊车 激光雕刻机 二手装载机 二手叉车 二手吊车 二手压路机 上海公司注册 注册上海公司 上海代理注册公司 上海外资公司注册 香港公司注册 保安公司 上海保安公司 细胞培养 Elisa试剂盒 原代细胞